• 有一种感情叫怀念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兰州5月21日电 题:无人区里的守护者:扎根荒野抗风沙 守住敦煌绿洲 殷春永 南如卓玛 蒲月中旬,玉门关的太阳已显毒辣,蚊虫横飞。何东吃了一缸子(饭盒)菜拌面,皮卡车上装着七八根长木棒,和几个护林员巡查去了。庇护区里,普氏野马早先产下一匹小马驹。 这里是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庇护区玉门关庇护站,河西走廊的最西端,方圆百里渺无人迹。木棍是拿来戍守野骆驼“敦敦”咬人的,它曾好几次差点咬死人,还咬伤了从小饲养他的徒弟。 敦敦是护林员九年前巡查时从罗布泊邻近捡回来离去的,那时刚出生就被母骆驼遗弃的小敦敦,被带回后一向用鲜奶豢养。庇护站的工作人员没鲜奶喝,然而给敦敦天天一箱。 随同庇护站站长何东一行乘坐皮卡车在沙漠芦苇丛中波动前行,侥幸地遇到了敦敦。可是,它站在路中间拦着车,不肯让路。“这时,车窗是切切不敢摇上去的”,庇护区办理局科研办理科科长孙志成曾亲眼目睹它咬住护林员的脖子,在地面甩起。 “在这里,最恐怖的是蜱虫。”司机吕文来庇护站七年了。他说,蜱虫一头扎进肉里狂吸血,肿胀得指甲盖那末大,奇痒难忍,只能借来打火机或烟头烫它的屁股,然后插入。 老吕刚来那会儿,庇护站里喝的井水又咸又苦。到了早晨,手摇柴油机发电,从早晨7时到22时,逢年过节延后到夜里12时。汲水也手摇,两位护林员的胳膊摇坏了。老吕说着苦笑起来。 何东带着在庇护站生活区四周转了一圈,他们翻地建成了菜园子,种着韭菜、西红柿、茄子。“这里都是盐碱地,种菜的土是从敦煌城区拉来的”,何东说,这在几年前,几乎不敢想。那时,只能背着干粮和水出门,回来离去已是早晨。 工作站还设有一间野生动物救护室。内里正养着两只受伤的大天鹅,再过几天,就能够放飞了。 沙漠里,骄阳落在露白处像一阵火燎。翻开车门,一群蚊子飞入车内,敏捷在胳膊上、脸上咬出包。护林员有教训,即便再热都衣着厚厚的长袖,出门会带着防蚊帽,俨然一副“沙漠游侠”的样子。

    上一篇:杨宗纬不想被“定位”或将首次在演唱会跳舞(图

    下一篇:汪东城为省钱曾用浆糊代替发胶:会有白屑(图